当美元遇见炒作:最热门的名人NFT

当美元遇见炒作:最热门的名人NFT
暴走时评:非同质化代币继续推动着数百万美元的销售。以下是2021年迄今为止收入最高的NFT藏品。翻译:Maya非同质化代币 (NFT) 已经迅速成为一种主流现象,一些名人和娱乐及体育偶像正在推动其传播。问题是:哪种NFT对这个新兴领域的影响最大?不可否认的是,NFT已经风靡全球,因为一些最受欢迎的数字收藏品已经创下了两人震惊的价格,并导致了新加入者的蜂拥而至,希望充分利用这一领域获得关注。许多人都希望搭上NFT大热的东风,而少部分杰出的数字收藏品创造者的NFT已经在拍卖会上创造了数百万美元的价格。在很短的时间内,NFT已经成为新时代的一个签名,该技术的使用已经在各种行业中扩散开来。随着基于区块链的数字收藏品市场为美国篮球协会和国家橄榄球联盟等美国体育联盟带来的繁荣,体育界对NFT似乎情有独钟。艺术行业正在经历某种新时代的复兴,Beeple的6900万美元的数字艺术作品打破了拍卖记录,并改变了人们欣赏和拥有艺术的方式,就是证明。音乐家、名人和内容创作者也创造了独特的NFT,重新定义了粉丝和消费者获取纪念品、商品和内容的方式。以下是2021年一些最具影响力的NFT,突出了创作者或原始所有者以及这些特定NFT现在的价值。Beeple的《Everyday》Beeple著名的数字拼贴画《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显然是知名NFT藏品中的一员。仅仅是它的价格就已经巩固了它作为有史以来拍卖会上最昂贵的NFT的地位。美国数字艺术家Mike Winkelmann,以他的绰号Beeple而闻名,创作了这幅数字拼贴画,2021年2月在著名拍卖行佳士得拍卖,最终成交价为69,346,250美元。Beeple在过去13年半的时间里,每一天都会发布一件数字艺术作品,而《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他所发布的大约5000件作品拼贴而成的。这幅NFT作品在拍卖的最后一个小时创造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在拍卖的最后两分钟内,竞价价值急剧上升,从2000万美元的竞价上升到最后的6000万美元左右。多出的900万美元是佳士得收取的买家溢价。Jack Dorsey价值290亿的首推在NFT的一个神奇用例中,推特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成功拍卖了他2006年3月发布的第一条推文的数字版权。这条NFT推文最终在2021年3月以29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其收益被捐赠给GiveDirectly基金。3月6日,Dorsey在他的推特上分享了一个链接,链接到他2006年推文的线上拍卖会,这也是大约15年前在这个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出的第一条推文。” 今年3月21日结束将立即把收益转换为#比特币并发送至@GiveDirectly Africa Response”– jack(@jack)2021年3月9日这条推文的拍卖是由NFT平台Valuables促成的,该平台允许用户在其区块链上铸造推文的NFT版本,“创造一个1比1的签名版本”。然后,人们可以对签名推文的所有权竞价—正如Valuables的FAQ所解释的那样。Dorsey在2006年3月发布的第一条推文是这样写的,“刚刚建立了我的twttr”。Dorsey的数字签名推特吸引了众多的竞标,但最终被基于Tron的Bridge Oracle的首席执行官Sina Estavi拍得。斯诺登的NFT美国揭秘者爱德华·斯诺登是另一个通过出售NFT筹集大量资金的知名人士。2021年,他通过出售一件独特的NFT艺术品筹集了500万美元,成为头条新闻—所得款项捐赠给新闻自由基金会。这件名为“保持自由”的NFT艺术作品是斯诺登委托的,以纪念2020年法院裁定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大规模监控行为违反法律的里程碑式的裁决。斯诺登在揭露这些违法行为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该艺术作品包括法院历史性裁决的每一页,而斯诺登的脸部剪影则出现在艺术作品的前景中。斯诺登也许是过去十年来最广为人知的政府揭秘者之一。在作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雇员和分包商期间,斯诺登获得并泄露了与国家安全局滥用隐私有关的敏感信息。大约七年后,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国家安全局收集美国人电话数据的监控计划是非法的。斯诺登在泄露这一信息后不得不在俄罗斯寻求庇护,此后获得了该国的永久居留权。鉴于NFT在2021年激增的人气,斯诺登的“保持自由”艺术作品在拍卖会上获得如此高的价格也就不足为奇。这幅NFT被PleasrDAO抢购,该组织由一群NFT艺术收藏家组成。该团体为这幅数字艺术作品出价 2224.00 以太(ETH),赢得了拍卖。斯诺登在推特上指出,“保持自由”NFT的最终价格超过了新闻自由基金会的年度预算,因为该艺术作品的竞标正在升温。格隆考斯基的NFL冠军系列NFL老将罗布·格隆考斯基可以说是橄榄球运动中最有影响力的球员,他也成功地推出了数字签名交易卡构成的NFT。这位坦帕湾海盗队近端锋在3月进入了NFT的世界,因为他与OpenSea合作,铸造了一系列的交易卡,并最终从卡片的销售中获得了价值180万美元的ETH。格隆科夫斯基的冠军系列NFTs是对他四次NFL冠军的致敬,而第五张也是最后一张“职业生涯亮点折射卡”则是为了向这四次成功的运动致敬。格隆考斯基在新英格兰爱国者队赢得了三个NFL冠军,而他的第四个NFL冠军是在2020年与四分卫汤姆·布雷迪一起加入海盗队后获得的。四张冠军卡有87个数字版被拍卖,而第五张职业亮点卡是一张独立的NFT。考虑到这一事实,独一无二的“职业亮点折射卡”在拍卖会上获得最高金额并不奇怪,其售价为229个ETH,当时价值约为435,000美元。拍卖会持续了两天,总共有349张交易卡和独一份的职业亮点卡被拍卖给95个不同的所有者。拍卖会的总交易额为1014个ETH,当日价值180万美元。Grimes的20分钟,580万美元的NFT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音乐家和视觉艺术家Claire Elise Boucher,以她的艺名Grimes而闻名,在2021年3月销售结束时,创造了一次爆炸性的NFT销售,其代币化艺术品的销售额达到580万美元。Grimes发布了她的第一个NFT系列,被称为“WarNymph”,这是由她的兄弟、著名数字艺术家Mac Boucher创作的。该作品探索了一个以一个女神为中心的虚构宇宙,该女神被塑造成一个婴儿天使。“WarNymph”NFT销售收入的一部分被捐赠给Carbon 180,一个致力于减少碳排放的非政府组织。如前所述,Grimes的NFT艺术作品受到热捧,在2月28日上线后的20分钟内,副本获得了超过500万美元的销售额。最昂贵的NFT,“Death of the Old”,获得了38.9万美元的拍价。似乎不止是昙花一现正如Cointelegraph之前探讨的那样,NFT已经迅速超越了作为一种时尚的概念,而且人们似乎一致认为该空间将在未来继续吸引大规模的投资和采用。从有意打破常规发行界限的音乐家—如Kings of Leon乐队从其NFT专辑发行中获得200万美元,到一双180万美元的运动鞋,不可否认的是,资产代币化正成为主流。在ConsenSys进行以太坊、NFT和DeFi研究的Mattison Asher当时告诉Cointelegraph,很难衡量为精选的数字艺术品和其他NFT支付的价格是否会在未来保持其价值,他补充说。“我拥有一些NFTs,但那是因为我欣赏艺术和为创造艺术而形成的社区。不过,美是看在眼里的,人们显然很重视Beeple的《The First 5000 Days》,这一点从拍卖中可以看出。”然而,Asher争辩说,像《Everydays》这样的销售在合并那些实际上有很多隐秘的共同点的行业方面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加密货币和Beeple的故事在本质上惊人地相似。Beeple和整个加密货币行业都不得不克服大量的逆境,以达到它们现在所经历的成功水平。与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类似,Beeple多年来一直在创作数字作品,但往往没有得到什么认可。”正如Asher所强调的,NFTs已经被证明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知识产权货币化媒介,无论特定的NFTs采取何种形式或形态。虽然上面强调的五个NFT可能是最引人注目的,但未来肯定会有更多高价的数字收藏品。